义名的安利伯休以

是个小透明

祝绿总生日快乐!
(不知道自己画的什么鬼,画毁了)
总之祝小绿生日快乐!

[瓶邪]回来(8.17贺文)

七夕节快乐,祝小哥归来三周年快乐。
予我一杯清酒,祭他天真无邪
借我三千笔墨,绘他淡漠眉眼
―――
  “叮铃”一声响声从黑暗处传来,手机亮了,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明显。吴邪醒了,他看了看手机,时间正好显示为00:00,吴邪瞄一眼日期,没想到是八月十七日。吴邪叹了口气,想到这是闷油瓶从长白山回来的日子。吴邪为了去接闷油瓶,辛苦了十年,从天真无邪的小三爷变成了备受尊重的小佛爷,十七道疤痕,一道颈痕,消灭了汪家,设下了一个局,解开了终极,这些都是他为闷油瓶所做的一切,也是为他自己所做的。如今他已经41岁了,小哥却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,和闷油瓶住在雨村算是养老了。
  吴邪看着身边熟睡的闷油瓶,精致的眉眼在
下更显得好看。确认闷油瓶在熟睡,吴邪慢慢起身,走到阳台,听着虫儿鸣叫,点燃一根烟,深吸一口,吐出来,白色的烟雾弥漫,让他想起了这十年来的一切。突然,有人抢走了他的烟,是闷油瓶。吴邪有些惊讶,随后有回复了平静,淡淡的说:“你醒了!”闷油瓶没有说话,拿起烟也吸了一口,抱着吴邪吻了过去。烟味冲满了两个人的口腔,一个吻结束后,吴邪脸上泛上了红晕。闷油瓶把吴邪搂在怀里,似乎知道吴邪在想什么,说到:“吴邪,我在。”随后又吻上去。吴邪迷迷糊糊地想:小哥就在我身边,我想那些干什么,只要现在我们好好的不就行了。同时加深了这个吻。(接下来的事情不可描述)
小哥视角
  晚上在睡觉时,吴邪的手机响了,似乎把吴邪给吵醒了,吴邪看了看手机,叹了口气,我知道吴邪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因为今天是八月十七日,我从长白山回来的时间。吴邪看着我,确认我睡着后,慢慢的起身。他走到阳台,点了一支烟,我悄悄地走到他身后抽走他的烟,吸了一口,便吻上去。我知道吴邪在回忆过去,我替吴邪守了十年的青铜门,所以我也知道吴邪更害怕我消失,我安慰他,又吻上去,没想到吴邪加深了这个吻。我很高兴,把吴邪抱起来走到卧室(接下来请自行想象)
―――――
吴邪是1977年出生的,所以今年是41岁。

雨村小短文

第一次发文,含有私设,不喜误入。
  吴邪从某种意义上很喜欢猫,虽然他是吴老狗的孙子。
  在雨村,胖子要抱一只猫来养,吴邪双手赞成,可是某位大爷好像并不喜欢猫。吴邪并不死心,求了张起灵很长一段时间,最后以一个星期五次,争得了猫咪的喂养权。
  下午,张起灵在门口喂鸡,吴邪在树下乘凉,躺在椅子上睡觉,猫咪在吴邪的脚边蜷成一团也在睡觉。这是一只虎皮猫,小小的,才几个月大。过了一会,一大一小一起打了个哈欠,又接着睡着了,张起灵看了看他们,很可爱,某位爷在心里默默地想。张起灵悄悄地走过去,准备把猫咪从吴邪身边拿走。可是他刚碰到猫咪,猫咪便立刻醒过来,恶狠狠地看着张起灵。张起灵不由得想到了吴邪在床上眼角泛红,恶狠狠地说着脏话,样子就像一只炸毛的猫咪。张起灵摸了摸猫咪,好像吴邪,好可爱,某位大爷的心里活动。